<strike id="hdxll"><i id="hdxll"></i></strike>
<address id="hdxll"><address id="hdxll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hdxll"><font id="hdxll"><cite id="hdxll"></cite></font></address>

          <thead id="hdxll"><font id="hdxll"><i id="hdxll"></i></font></thead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dxll"><sub id="hdxll"></sub>

            講文明樹新風
            首頁 新聞 社會

            中牟大叔15年捐資助學400人:錢不捐心里不舒服,不能讓孩子有遺憾

            2022-09-02 11:09 來源:正觀新聞 責任編輯:付琳
            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閱《駐馬店手機報》,每天1毛錢,無GPRS流量費。

            摘要:2009年,陶小民的磚廠關閉,經濟壓力驟增,尤其是在2013年2014年時最為艱難,張其祥找到他,說捐款堅持不下去可以停一停,但陶小民沒有退縮。作為陶小民曾經幫助過的學生,陳洋也被陶小民的奉獻精神影響著,“陶叔叔是一個善良,樂觀,正能量的人。

            正觀新聞見習記者 周夢真

            清晨,陶小民小心翼翼地摳開抽屜,掉漆的破木桌子深處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響,一沓嶄新的鈔票躺在抽屜中央,這是陶小民前幾日專程去鎮上銀行取來的。每到8月,他總會去鎮上取些新錢,裝在提前準備好的紅包里,今年的紅包一共有34個。

            從2008年到2022年,陶小民連續15年捐出22萬余元資助農村學子。15年來,他經歷過磚廠倒閉,也曾被人說瞎逞能。但捐資助學已經成為陶小民的習慣,他想把這件事堅持做下去,最起碼做到65歲。

            錢不多,就當給娃娃出個路費

            汽車駛入中牟縣狼城崗鎮北韋村,成片的玉米地在路旁鋪展開來,泛黃的棒子掛在綠油油的玉米桿子上,玉米須正爭搶著探出頭來。8月底,收獲的氣氛悄無聲息的到來,此時的北韋村村民陶小民知道,又到做這件事的時候了。

            沿著北韋村后的小路,經過大片的玉米地和果林,遠遠看到一間被魚塘包圍的低矮磚房,這就是陶小民和妻子居住的地方。剛下了場雨,屋子門口的路有些泥濘濕滑,魚塘里的制氧機發出陣陣轟鳴聲,陶小民和朋友站在門口,制氧機的噪聲瞬間被他渾厚有力,充滿熱情的嗓音蓋過。“都捐了好幾天了,不是啥大事!”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右一為陶小民

            “我沒做什么,我捐的很少!不值得說。”談到連續給學生捐款15年,陶小民顯得有些不好意思。“一個學生三百五百的獎勵,錢不多。我最開始意思也是,就當給娃娃出個路費,路上買瓶水喝。”

            陶小民今年52歲,出生在鄭州東北部黃河邊的北韋村,小時候家里條件不好,他高中沒讀幾天就無奈輟學,從那以后,沒讀成書的遺憾就深深埋在陶小民心中。

            離開學校,陶小民做過泥瓦工,賣過豆腐,一百多斤的豆子要日日扛到糧店,一扛就是兩年多??矿w力生活的那些年,他吃過許多苦,也知道只有讀書才是最好的出路。后來經營收割機,開磚廠賺了些錢,陶小民第一時間想到要出資助學,“不能讓想上學的孩子有遺憾”。

            “這個孩子去年考上鄭大的臨床醫學,本碩連讀。還有這個,從高中讀到大學、碩士,又考上博士了,每次考上我都獎勵他,他平時跟我聯系的也很多。”陶小民拿出一本資料夾,資料夾上的金屬扣已經生銹。據陶小民介紹,資料夾用了15年,里面厚厚的一沓都是這些年捐資助學的光榮榜,還有復印的孩子們的錄取通知書。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生銹的資料夾

            介紹起孩子們的現狀,陶小民的語氣中透著開心和自豪,“以前我們村一年能考上高中的才四五個,現在考上重點高中的都有二三十個!考上大學的,讀研究生的都很多,現在村里的學習氛圍很好,家長們都是比著誰家的孩子上的學好,孩子們也是比著學。”

            15年慈善路,陶小民看得到孩子們的轉變,也看得見助學的意義。“我留著這些資料,就是想留個紀念,再拿出來看,知道我做的事情是有用的。”陶小民坦言,孩子們有機會出去讀書見世面才是他的心愿,“我不需要孩子們記起我,記得我的幫助。我做這件事的意義就在于,讓不愿意讀書的孩子想讀書,讓想讀書的孩子能讀得更好。”

            有人高興,也有人質疑。

            在陶小民看來,自己這15年的捐資路和老校長張其祥有著割舍不斷的聯系。“他是我的引路人”,陶小民這樣形容張其祥。

            “他第一次提出想捐款是在2008年5月1日。”老校長張其祥今年已經86歲,提到陶小民,他記得格外清楚。“像他這樣做善事的人太少了!我們動員都動員不來,他自己主動提的(捐款)。”那幾年,陶小民的磚廠賺了些錢,生活逐漸好起來,一次宴席上他向張其祥表達了自己想捐些錢給孩子們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同年8月,陶小民再次和張其祥聯系捐款,張其祥也積極組織愛心人士統計信息,張貼光榮榜,開辦捐款活動,確保把獎金交到孩子們手上。在張其祥印象中,第一屆捐助活動格外熱鬧,鎮上的腰鼓隊也趕到村子里免費表演,一萬多元善款發到受資助的孩子們手中,大紅花佩戴在他們胸前,整個村子都被喜慶的氛圍籠罩。

            陶小民捐了錢,有人高興,也有人質疑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說,拿這些錢買車加油,蓋個房子也好??;有人說陶小民傻,沒有錢還捐錢,是不是為了出名;更有甚者,說陶小民為了要別人的錢,為了做官。張其祥清楚地記得,剛開始捐錢的那一年,有人當面說陶小民,“有幾個錢,逞什么能,我隨便拿一點都比你多。”

            那幾年村里開磚廠的不止陶小民一個,“小民確實沒啥錢,不是我們村里的大戶,光開磚廠的數三所五所,數十所也數不到他!”張其祥說。

            有時聽到這樣的質疑,陶小民也會陷入迷茫,張其祥總會開導他,“咱們拿出來的是血汗錢,對良心無愧。如果經不起風吹雨打,好事就做不下去!”在張其祥的鼓勵和支持下,陶小民一年接一年的捐款,外界的質疑聲也逐漸變少。

            2009年,陶小民的磚廠關閉,經濟壓力驟增,尤其是在2013年2014年時最為艱難,張其祥找到他,說捐款堅持不下去可以停一停,但陶小民沒有退縮。

            “不用你們管,我想辦法!”陶小民只撂下一句想辦法,又摸索著承包魚塘、農田,“再困難也要給自己鼓勁,每年家長孩子拿著咱的大紅花,獎金給多給少孩子都很高興,看著他們高興,我也高興。”靠著這種人樂我亦樂的念頭和莊稼人能吃苦,肯吃苦的精神,陶小民堅持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一到這時候,錢不捐心里不舒服

            陶小民和妻子在黃河邊的北韋村長大,生活一直簡單樸素。剛結婚時,兩人住在沒有窗戶,四面透風的破舊房子里,孩子出生后連奶粉也沒得喝。如今,在陶小民居住的小屋門口,還放著他們結婚時用的一把舊椅子,兩人始終沒舍得扔。

            走進陶小民現在居住的一間小房子,四面都是水泥抹成的墻面,屋內陳設簡單,一臺小小的電視機,一個老式電風扇就是映入眼簾的所有電器。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陶小民告訴記者,“捐款其實不影響我的生活,我不喝酒,抽煙也不多。不算人情世故,一個月幾百塊錢就夠了。”在小屋門口,陶小民和妻子種的有青椒、冬瓜、蔥等蔬菜,“我們都儉省一點,能省就省著點。天天待在家里干活,也不出門,菜也不用花錢買。”

            這些年來,捐款已經成為陶小民家人的共識和習慣,“一到這時候,錢不捐心里不舒服。”每年8月,準備好錢,統計好學生的信息,已經成為陶小民和社會各界愛心人士們的約定,大家默契地開始聯系、準備,陶小民的妻子也會“督促”他,“快點開會,早點把錢捐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我現在才52歲,最起碼要做到65歲。

            15年來,陶小民共資助過400多個孩子,他記憶最深的還是陳洋。

            2009年,陳洋以592分的成績考上中牟縣一高,陶小民的助學貸款在他心里有揮之不去的分量,“當時家里條件不好,陶叔叔的獎金是我收到的第一筆助學捐款,當時感覺很開心,也舍不得花,小心地夾在書里。”

            提起陳洋,陶小民已經不記得他是那一年資助的學生,但孩子把獎金收藏起來的細節令他既感動又心疼。“我聽他(陳洋)爸說,他把錢夾在書里面不舍得花,有時候拿出來看看,感覺是種激勵。”在陶小民看來,自己拿出的錢不多,但能給孩子帶來正向影響,讓他們想讀書,好好讀書,長大成人,自己格外滿足。

            陶小民的300元獎勵,伴隨著陳洋的讀書時光。“夾在書里的錢我會時不時拿出來看看,想著要努力學習,才能對得起陶叔叔對我們學生的支持,對得起人家的付出。”陳洋回憶道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陳洋已經工作多年,從新鄉醫學院三全學院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后,他回到了鄭州市中牟縣,成為鄭庵鎮衛生院的一名醫護人員。作為陶小民曾經幫助過的學生,陳洋也被陶小民的奉獻精神影響著,“陶叔叔是一個善良,樂觀,正能量的人。我現在的工作主要是負責核酸檢測,會有很多群眾過來做核酸。我也想學習陶叔叔的奉獻精神,更好地幫助他人,服務大眾,服務社會。”

            在陶小民連續15年的激勵下,400多名學生中已經有不少孩子,從一流高校畢業走向工作崗位??吹胶⒆觽兺ㄟ^讀書從農村走出來,走得更遠更好,陶小民也更有動力,“我想把這件事堅持做下去,我現在才52歲,還年輕,最起碼要做到65歲。以后有人來延續了更好。”

            此刻,這個樸實莊稼漢子的心愿正慢慢實現。

            “已經有曾經受資助的孩子,聯系我說想把這件事延續下去。”陶小民臉上泛起笑容,用他那只曬得黝黑的手輕撫過額頭上的皺紋。

            窗外的雨停了,一陣風鉆進屋子,將桌上的光榮榜和錄取通知書吹得嘩嘩響,陶小民撿起吹落的一沓資料,小心地捋平褶皺,將它們收在生銹的資料夾里。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付琳

           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          • 點贊

            • 高興

            • 羨慕

            • 憤怒

            • 震驚

            • 難過

            • 流淚

            • 無奈

            • 槍稿

            • 標題黨

            版權聲明:

            1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。任何組織、平臺和個人,不得侵犯本網應有權益,否則,一經發現,本網將授權常年法律顧問予以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駐馬店日報報業集團法律顧問單位:上海市匯業(武漢)律師事務所

            首席法律顧問:馮程斌律師

            2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個人、媒體、網站、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相關法律責任,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3.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女仆被主人强行吸乳视频
            <strike id="hdxll"><i id="hdxll"></i></strike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dxll"><address id="hdxll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dxll"><font id="hdxll"><cite id="hdxll"></cite></font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dxll"><font id="hdxll"><i id="hdxll"></i></font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dxll"><sub id="hdxll"></sub>